<output id="jnlxx"><mark id="jnlxx"><meter id="jnlxx"></meter></mark></output>

        <listing id="jnlxx"><listing id="jnlxx"><menuitem id="jnlxx"></menuitem></listing></listing>
          •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1. 1.jpg
        2. 黨建網 > 紅色經典
          軍民齊心解放大武漢
          發表時間:2022-05-06 來源:中國國防報
            
          武漢人民歡迎人民解放軍入城。
            

          武漢三鎮舊照。

           

            1949年5月16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野戰軍第40軍第118師率先從劉家廟進入漢口城區。5月17日,第40軍第153師從葛店進入武昌。同日,江漢軍區獨立一旅從蔡甸進入漢陽。至此,武漢全部解放。武漢是歷史文化名城,位于長江、漢江交匯處,為武昌(今武昌區,青山區,洪山區)、漢口(今江漢區,江岸區,硚口區)、漢陽(今漢陽區)三座重鎮的合稱。清末以來,武漢三鎮工商業發達,生產實力雄厚,高等學校云集。正因如此,我軍能否迅速、完好地解放這座華中第一大城市,其意義極為深遠。武漢三鎮的解放既沒有經過大規模城市攻堅戰,也沒有經過和平談判,而是我軍強大的軍事壓力迫使敵軍倉促撤退,加上城市黨組織領導的地下斗爭與張軫率部起義的緊密配合,多重合力共同作用打贏的一場戰斗。

            洞察敵意合圍布勢,迫敵放棄固守幻想。1949年4月21日,毛澤東、朱德發布《向全國進軍的命令》,命令中國人民解放軍“奮勇前進,堅決、徹底、干凈、全部地殲滅中國境內一切敢于抵抗的國民黨反動派,解放全國人民,保衛中國領土主權的獨立和完整”。隨后,我軍以排山倒海之勢強渡長江,一舉突破國民黨軍的長江防線,先后解放南京、杭州、南昌等地。至此,整個東北、華北、西北、中原、華東五大解放區連成一片。5月9日,中央軍委致電林彪、蕭克,指出“白崇禧的意圖,不是準備在衡州以北和我軍作戰,而是準備逐步撤退至衡州以南”,并指示第四野戰軍主力由華北南下提前過江。

            第四野戰軍依照中央軍委“先頭先渡”的作戰方針,先遣兵團約12萬人兵分三路向武漢挺進,矛頭指向武漢三鎮。第40軍奪取孝感后由團風至湋源口段渡江,直逼漢口;第43軍由湋源口至武穴以東之龍坪段渡江,肅清團風至武穴段長江北岸的守軍后包抄武昌;江漢軍區負責清除漢陽西、北外圍敵軍。第四野戰軍與江漢軍區通過從武漢的東、北、西三面合圍布勢,向國民黨守軍施加軍事壓力。白崇禧“兩分天下,劃江而治”的幻想就此破滅,唯恐被聚殲在武漢,遂改變固守武漢的計劃。他命令武漢地區的部隊收縮防線,主力部隊逐次向江南湘贛邊境及南潯線撤退,武漢三鎮由國民黨軍第58軍擔任城防。

            戰場起義里應外合,圍三闕一亂敵計劃。在解放軍三面合圍、兵臨城下的巨大壓力下,白崇禧決定棄守武漢,乘飛機倉皇逃走。他一邊命令部隊迅速南撤,同時破壞道路、橋梁,搶掠物資,還揚言要炸掉華中這個最大的工業城市;一邊展開城市封鎖,企圖遮蔽其主力部隊陸續南撤的信息。面對白崇禧的險惡企圖,我軍圍城部隊沒有輕易行動。被我黨感召的國民黨軍第19兵團司令官張軫,率部在湖北賀勝橋、金口起義。張軫起義,徹底打亂白崇禧的撤退計劃,對動搖中南地區的國民黨軍起到一定作用。第四野戰軍與張軫部里應外合,全盤掌握了武漢守軍的撤離計劃和白崇禧企圖破壞武漢城市重要設施的陰謀。與此同時,為使武漢免遭國民黨軍破壞,中央軍委與白崇禧代表進行磋商并達成一致,凡我軍已占者照舊,凡我軍未占者一律暫不進占,以利和平接收,同時電令前線第四野戰軍派人與國民黨守軍聯絡。第四野戰軍遵照中央軍委指示,決定暫不圍殲據守武漢的國民黨軍隊,而是采取圍三闕一的辦法,放開一條口子給白崇禧部南撤,力求實現兵不血刃完整接管武漢的作戰目標。

            積極貫徹群眾路線,多重合力共同作用。雖然黎明的曙光已劃破天際,但武漢三鎮的黑暗并沒有完全褪去。針對白崇禧部在撤退過程中可能出現的大爆炸、大破壞和打砸搶殺等混亂局面,中央軍委決定抓住國民黨軍隊撤退后短暫的“真空期”,迅速發動潛伏在武漢的中共地下組織和解放區各級黨委城工部行動起來,動員當地廣大民眾,與國民黨反動派斗智斗勇,開展反搬遷、反破壞、保護城市、迎接解放的斗爭。一方面,宣傳發動群眾,做好解放武漢的思想輿論準備。發動中共地下組織、武漢市委、解放區各級城工部人員積極開辟“第二戰線”,控制《新湖北日報》《武漢日報》等報刊,突破國民黨的輿論封鎖,宣傳共產黨的政策和人民解放軍八項紀律。利用電臺、廣播等媒介,揭露國民黨部分官員的丑惡行徑,對國民黨官員進行勸說,最終使國民黨留守人員棄暗投明,放棄炸城陰謀。另一方面,廣泛動員開展調查研究,為接管城市做好準備。在中共地下組織的積極號召下,武漢各界一呼百應,軍、民、工、學、商多條戰線齊心協力,對武漢工廠、機關、學校、金融機構等情況進行全面摸底,了解人員、資產、房產、地產、稅收等各方面情況,為全面接管武漢提供了重要的情報依據。最終,在多重合力共同作用下,武漢這座歷史文化名城完整地回到人民手中。

            從軍事意義上看,解放武漢三鎮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也是人民解放軍“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典型案例。此戰進一步擊潰國民黨軍據守大城市的信心,為我軍向長江以南繼續進軍塑造良好的戰略形勢,也為加速中南地區和大西南的解放奠定堅實基礎。從全國解放的戰略意義上看,在武漢實行了不同于北平、天津的解放模式,是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共中央運籌帷幄決勝千里之外的戰略指揮藝術的完整詮釋,“武漢模式”創造了一種解放大城市的新模式。(王鳳春

            

            
          網站編輯:朱 琳瑄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主人扒开屁股滴蜡调教捆绑
          <output id="jnlxx"><mark id="jnlxx"><meter id="jnlxx"></meter></mark></output>

                <listing id="jnlxx"><listing id="jnlxx"><menuitem id="jnlxx"></menuitem></listing></listing>